楊明安
  那天傍晚,胡四收完擦鞋攤回到租住的小區,只見一大群人圍在一起聊天。當他們聊到當地官場的時候,胡四順便說了一句:“黃瓜鄉的那個馬鄉長最近要下課!”說完,轉身回家吃飯去了。對於胡四的話,大家半信半疑,可兩天后,報紙和電視上就公佈了馬鄉長嚴重違紀被雙規的消息。
  沒過幾天,胡四又在人群中扔下一句:“縣建設局張局長最近要升遷!”果然,兩個月後,張局長就被增選為縣政協副主席……
  如此幾次後,大家對胡四的預測深信不疑,但對他的身份很是好奇。他們認為,一個對官場情況瞭如指掌的人一定有很深的背景。有好事者悄悄對胡四進行了調查。原來,胡四和老婆都來自偏僻的鄉下,為照顧孩子讀高中才來到縣城,胡四在街上擺地攤擦皮鞋,他老婆在餐館當洗碗工。這個調查結果,令許多人大失所望,卻令一些人茅塞頓開,對著胡四大喊:“神算,神算啊!”胡四聽了,嘿嘿一笑,不置可否。
  此後,小區的人都喜歡和胡四聊天,聽他預測官場的事情,還安排專人為他泡茶、捶背。胡四在一聲聲“神算”的呼喊中,儼然一個派頭十足的大明星。
  本來,胡四的老婆最清楚胡四是個什麼人,但胡四進城後的那些預測都準確無誤,這讓她也相信胡四真的變“神奇”了。
  隨著“神算”的名號越叫越響,小區的人開始找胡四算命,但胡四總會想方設法地拒絕他們。雖然大家心有不快,但也只能無奈地期待著他哪天能“大開金口”。
  轉眼,暑假到了,胡四帶著孩子回了鄉下。沒有胡四的小區安靜了許多,但他家卻熱鬧了起來。
  一天早上,胡四的老婆剛打開門,一個大腹便便的人就進了屋,說是專程來找“神算”算算官運。胡四的老婆解釋了好一陣,那人才相信胡四沒在家,怏怏地離開。傍晚,胡四的老婆剛到家,又有兩個人來找胡四算官運。一個自稱是教育局局長,一個自稱是國土局副局長,都是慕名而來。聽說“神算”胡四沒在家,他們每人給胡四的老婆手裡塞了1000元現金,說這是定金,會擇日再來。他們還說,要是“神算”算準了,會再奉上大紅包……
  晚上,胡四的老婆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。她想,要是胡四真去給人算官運,那錢掙的是又快又多呀。
  第二天,胡四的老婆就辭去了餐館的工作,然後打電話催促胡四趕快到城裡來,說有重要事情需要當面商量。
  胡四趕到城裡,已是華燈初上。胡四的老婆迫不及待地說了讓他給人算官運的事。胡四一聽,火冒三丈,厲聲喝道:“我哪是什麼神算,我就是一個擦皮鞋的,根本就不會算!”
  “你以前怎麼算得準?要是你不說清楚,我就跟你離婚!”胡四的老婆帶著哭腔責問。
  胡四隻好給老婆老實“交代”。胡四說,他的擦鞋攤就擺在縣委大院門口,不擦鞋時,他就觀察來往的人;擦鞋時,他就邊擦鞋邊和客人聊天。久而久之,就知道了一些官場的事,認識了一些官場的人。那天,黃瓜鄉馬鄉長從縣委大院出來,臉像豬肝色,嘴裡不停地嘀咕著懊悔不已的話,他就猜測馬鄉長肯定遇到了難事。他連續幾天看到縣建設局張局長春風滿面地在縣委大院進進出出,並且有擦鞋的客人說張局長有可能高升,於是他就給大家說張局長最近要升官……
  聽完胡四的解釋,胡四老婆的心裡拔涼拔涼的。  (原標題:神算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師

uhbsfngoxwy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